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五十九章 徐小受,跟我走吧!

作品:我有一身被动技|作者:熬夜吃苹果|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1-01-04 23:33:53|下载:我有一身被动技TXT下载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白骷髅?”

  饶是徐小受,在面临这般白骨兽潮的情况下,都有些心慌了。

  他自恃火力全开之下,只要不被王座先手,确实是有一战之力的。

  但古话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

  目前这种情况,恐怕连四千、四万的手都不止。

  如此情境之下,要是还想着如何获取一波烬照能量液的话,徐小受觉着他的脑子一定是进水了。

  鱼知温同样眸色微微慌乱。

  以她目前的修为境界,近战的话,一头白骷髅可能都可以将之撂翻。

  这一波兽潮过后,恐怕连尸体碎片,都难以找到了。

  “所以,是方才的战斗波动太大,吸引到了这些家伙?”

  “不。”

  徐小受当即否定。

  要说战斗声音大,两批白骨巨人对轰的时候,战斗声音比他入场后大了还不知道多少倍。

  相反的,徐小受一进场,战斗就光速解决了。

  所以这波白骷髅,绝不可能是被战斗吸引来的。

  退一万步说,再吸引,也不可能吸引来如此之多吧!

  “有古怪。”

  徐小受第一个反应是中计了。

  但又一想,大家都是随即传送,且白窟才刚刚开始,不可能有人用计。

  那么,或许这群白骷髅的目的,不是自己二人,而是其他?

  “跑!”

  解不开的谜暂且放下。

  不管三七二十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徐小受说着,就要飞身而起。

  鱼知温却是面带苦笑。

  “跑得掉吗?”

  她美目凄楚的望着转瞬间便逼近了的白骨兽潮。

  按照这般气势推进,恐怕唯有王座来了,才有可能在这等速度下跑开吧?

  “能。”

  徐小受定定的望着鱼知温,坚决道。

  他有“一步登天”,在大量丹药的补给之下,是完全有可能侧着兽潮前进的方向,逃出生天的。

  鱼知温一下子眸色又有了希冀。

  没等她开口,徐小受就知道这姑娘误会了。

  “我能。”

  他补充道,“但可能带不了你。”

  鱼知温美目瞬间瞪得滚圆。

  “受到诅咒,被动值, 1。”

  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有兴致开玩笑?

  徐小受真的是实话实说。

  但此刻要他放下这姑娘一个人逃生,说实在话,良心上过不去。

  虽然说吧,组队也是一个随口的邀请。

  但做人的原则? 徐小受还是有的。

  “送进元府?”

  徐小受皱起了眉。

  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元府一旦亮出? 他在这姑娘面前的最后一层保障便是没有了。

  鱼知温不可怕。

  可怕的是圣神殿堂的其他人。

  徐小受目前来说,接受了贪神? 结交了辛咕咕? 等于一小半,已经站到了圣神殿堂的对立面。

  哪怕他不承认? 不这么认为。

  至少在别人看来,就是如此。

  所以? 徐小受不觉着自己将元府已经修复成功的信息给暴露出来? 于他而言,会是一件好事。

  至少,程星储那货要是知道了,绝对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飞?”

  徐小受仰头看向了天空。

  白骨巨人能飞吗?

  光看方才那两拨互相掐架的白骷髅? 好似是不行的。

  如此的话? 自己二人飞起来,岂不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鱼知温直接摇头。

  她还没开口说话,徐小受已经从那漫天的烟尘中,看到了飞舞着的白色。

  “长着翅膀的白骷髅?”

  徐小受头疼了。

  鱼知温苦涩点头:“翅膀,便是这类白骷髅的武器。”

  “下地呢?”

  “地下!”

  二人突然不约而同眼睛一亮。

  上天不行? 下地的门路,似乎可以?

  徐小受见到鱼知温也是这般想法? 顿时明白了可能不存在有如此庞大体型,还可以钻地的白骷髅。

  这么来讲的话? 只要潜入地底够深,用灵元保护好自己? 应该是可以度过这一波白骨兽潮的来袭的。

  想到就做。

  “撑一下!”

  徐小受吩咐了一句? 立马拔出了藏苦。

  鱼知温的目光一定? 很是清晰的扫到了彼时未能求得的黑落剑鞘之上。

  然而此刻情况紧急,她也没多说什么。

  双掌合剑,徐小受的目光突然稳固了下来。

  他的脑海中闪过了宴客厅和顾青三交战的画面。

  若问世界上什么样的单体攻击最强,可以在一瞬间打通数百丈垂直向下的小型通道?

  毫无疑问。

  “点道!”

  来自三千剑道中的点道,是徐小受目前见过的,单点伤害最为爆炸的一式古剑技。

  这剑技他不会,但不妨碍在此刻,照猫画虎。

  浑身剑意凝缩于剑尖,剑念附上,藏苦顷刻间兴奋的嗡鸣作响。

  “喝!”

  徐小受一声爆斥,不见用力,剑尖之上,却豁然迸射出一点由纯白剑气凝缩到了极致,转化而成的黑线。

  “轰!”

  几乎同一时间,地面直接被震开了一个几丈有余的坑洞。

  “这……”

  鱼知温瞬间迷茫了。

  这么大一个坑洞,是想要把白骨巨人给坑下来一起睡觉吗?

  “咳咳,抱歉,出了点意外。”

  果然,剑意的压缩,不是如此简单的尝试,便可以成功的。

  而类似这种单点伤害,可能越是到后面,越难压缩。

  什么时候,自己能做到像顾青三一般,只轰出一个仅供一人进出的通道。

  这一式剑技的威力,说不得还能再翻上几倍。

  但此刻……

  “管不了那么多了。”

  徐小受摆摆手,勘测了一下这一击打出来的深度。

  这宽度不尽人意,深度还是可以的。

  在蓄力之下,几十丈应该是有。

  越往下走,宽度越小。

  显然这一击,给打成了个锥形。

  “先下去,我用灵阵给顶上封了即可,应该抗得过去。”

  徐小受道了一声,先行往下方跳。

  白骨兽潮这般推进,决计是不可能有谁会停下来说想要挖洞的。

  哪怕前面的想停,后面那些个紧跟着的,也不会给机会。

  或者说,想给也不敢给。

  在这等情景之下,兽潮一起,便是止不住了。

  一旦谁跑得慢了,估摸着都是被同类践踏而死的后果。

  所以只要顶得住上方传来的压力,自己二人,便能扛过这般攻势。

  “嗖!”

  一道轻飘飘的身影落在身侧。

  徐小受见着鱼知温也下来,立马手中便是窜出了灵线。

  “我来。”

  鱼知温却是制止了他。

  纤手轻抬,不见有任何灵线,顶部的土地却是突然间蠕动了起来。

  像是受到了牵引一般,大地在此刻自行愈合,连顶部那几丈宽的坑口,也是悄悄在白骨兽潮来临前回复如初。

  就宛若在地底开辟了一个仅供二人生存的小型球体空间,其余一切,恢复原样。

  徐小受惊讶了。

  他肉眼看不到什么,但“感知”却可以瞅见,鱼知温使唤的不是灵线、阵盘之类的实体。

  而是真正的,在操纵道,改变天地的痕迹。

  虽然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土地格局的变化。

  但其间用到的手段,延伸开去,简直是骇人听闻的。

  区区人类,竟然可以改变天道,继而影响现实世界的表现状态?

  “这就是‘天机术’?”

  徐小受瞬间感觉付止的天机术弱爆了。

  那家伙还停留在以灵阵师的思维层面,去研究的天机术。

  所以研究来研究去,最后也只弄出来了那几层嵌套结构。

  虽说在立体空间层面上,确实是完全超乎了灵阵师的水平。

  但那种层次,严格意义上讲,真就连天机术的皮毛,都未曾接触到!

  “你的天机术,是什么级别的?”

  徐小受大开眼界,好奇问着。

  “没有什么级别。”

  鱼知温仅仅操纵大道改变了一下痕迹,面色便是苍白了许多,香汗涔涔,连头发都被打湿了。

  “天机术起步便是宗师,因为唯有宗师,才能勉强接触到天道。”

  “所以不成宗师的天机术士,都是伪天机术士。”她解释道。

  徐小受若有所思的点头。

  他看了一眼手上微微冒头的灵线,意识到自己的思维也被框住了。

  “大道是客观存在的,只是肉眼看不见而已。”

  这般结论,是他在“纺织精通”幻境中得到的感悟。

  但偏偏因为刻板印象,他起布灵阵之时,还是选择了用灵线去代替阵纹。

  “可为什么不能就是直接用天道,来代替阵纹呢?”

  徐小受感觉又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被踹开了。

  “纺织精通”包含了“天机术”,这是他能够肯定的。

  但“纺织精通”没有告诉自己,“天机术”应该怎么去学。

  或者换个说法,自己已经掌握了“天机术”的所有基础经验、知识,却是不知道如何去用。

  如此……

  徐小受微微抬眸,看着上方的泥土地。

  他的视线之中,豁然多了“感知”勉强能看到的,除了元素光点以外的,淡淡道痕。

  “天人合一?”

  鱼知温在一侧讶异了。

  仅仅只是回答了对方一个问题,徐小受便是直接感悟到了这一层面上?

  这家伙的天赋,到底是有多可怕啊!

  自己甚至连一句有关“天机”二字的话,都不曾开始讲解。

  这货,就摸到“天机术”的门槛了?

  “他可是没有‘珠玑星瞳’的……”

  想到这,鱼知温更加是惊骇得无以复加。

  “受到敬佩,被动值, 1。”

  然而,哪怕顿悟,徐小受还是无疾而终。

  没有鱼知温那双星瞳,肉眼看不到天道,这确实是最大的硬伤。

  他目前还做不到真正的天人合一。

  或者说,做不到想要天人合一的时候,便天人合一。

  这其实也是所有宗师强者都渴求而不得之事。

  而没法进入天人合一的顿悟状态,谁也看不见天道,自然更加无从谈得改变天道了。

  但这般稍稍尝试,徐小受感觉自己已经有戏了。

  他有天机术的基础,缺的是星瞳。

  然而星瞳窥视天道那方面的能力,却有一物可以代替。

  “感知!”

  没错,就是“感知“!

  宗师Lv.1的“感知”,仅仅只能让徐小受模糊的看到一点点道痕。

  但有了这个方向,徐小受估摸着,这个被动技的后续等级提升,必然是往道痕清晰这条路去发展的。

  而只要自己修为入了宗师,“感知”提升到王座级别。

  “天机术,一蹴而就!”

  徐小受双目猛然爆开的精芒吓了鱼知温一跳。

  “没事吧?”

  她关切安慰道:“第一次尝试的话,什么都看不到,也是正常的,你能一次便进入顿悟状态,已经很不错了,不必……”

  鱼知温越说越不对,类似“不必悲伤”的话也被截断吞进了肚子里。

  徐小受哪有半点悲伤的样子?

  这家伙看起来就像是没有感悟到天道,反而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的模样。

  简直不要太开心!

  似乎失败对于这家伙来说,甚至比成功还要让人高兴。

  “果然是一朵奇葩……”

  “受到腹诽,被动值, 1。”

  “想什么呢,安静点。”

  徐小受双手支撑着头顶,也不敢用灵元,纯粹依靠肉身的力量,便是挡住了上方的巨力。

  周围晃晃颤颤,愈震愈烈。

  显然,白骨兽潮已经无限逼近于二人的上方。

  鱼知温不再乱想,微微抬首,同样凝重的盯着头顶泥土。

  “顶得住么?”

  她压低了声音问道。

  二人都不敢用灵元,一旦动用,想来上头的那些群狂暴了的家伙,定然有所察觉。

  虽说挖地下潜的可能性不大,但万一呢?

  “唔!”

  回应她的,是在震颤达到了极致之时,徐小受憋不住的一声闷哼。

  鱼知温满心担忧的望去,只见徐小受这一刻面色涨得通红,额头、脖子处青筋隆起,豆大的汗珠瞬间滴落。

  她心头一紧。

  可想而至的画面:

  白骨兽潮在头顶呼啸而过。

  底部深藏着的两个家伙,却是仅仅只能依靠肉身,强行支起上方那群单个便已经是重到了极点的白骨巨人。

  最要紧的是,鱼知温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忙也帮不上!

  天机术要是动用的话,也定然要被察觉到。

  可是光看着……

  鱼知温于心不忍。

  她犹豫了一下,缓缓的伸出了手,踮起了脚尖,也托住了上方的泥土。

  徐小受感受到的压力半分不减。

  显然,这姑娘也是用尽了全力。

  但她的全力……杯水车薪。

  “你干什么?”

  徐小受嗡声道,他差点被逗乐。

  你这小手小脚的,能帮上什么忙?

  “我……”

  鱼知温俏脸一红:“我想帮忙。”

  “你帮了个寂寞。”

  “……”

  这一下,鱼知温雪白玉颈都染上红晕了,一时间不知道是要收手好,还是不收手好。

  “收了你的神通吧。”

  徐小受眼含笑意。

  白骨巨人是重了点,但有“强壮”、“反震”、“韧性”,再以脚下大地为支点,天底下能压弯他膝盖的,还真没有几个。

  这些个连灵智都没有家伙,显然不在此列。

  鱼知温听话的收手了。

  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好的她,迷茫的望着顶天立地的徐小受,开始心跳加速。

  明明上方轰鸣声狂响,她却感觉到连自身的怦怦心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豆大的汗珠从这青年额头淌下,滑过眉角,遛弯入了眼眶,却是不肯继续出落,反而积攒在眼窝之中。

  待得下一滴落下汇合之时,才猛地钻进徐小受眼珠子。

  瞬间,便酸得这家伙眼角鱼尾纹都滋出来了。

  鱼知温唇角一弯。

  “你笑啥?”

  徐小受一下子便注意到了。

  小坑洞的空间实在太狭窄,“感知”却又可以看得那么清晰。

  不要说鱼知温那加速的心跳了,连呼吸声,他都能察觉得到。

  近在咫尺。

  但是看了一眼信息栏。

  没有‘受到嘲笑’?

  那是笑啥?

  “没有。”

  鱼知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笑,但看着无所不能徐小受败在汗酸之下,就是想笑。

  她迟疑了一下,再度缓缓伸手。

  “你干嘛?”

  “不要乱来!”

  徐小受警惕了,这姑娘不老实就算了,还想着往自己身上搭?

  你被震飞了不要紧,这要是被上头的那些个家伙发现,大家伙一起死啊!

  “偷袭!”

  鱼知温哼笑了一声,已经伸到了徐小受面庞上的手这才摊开,展露出了里头一方小小的手帕。

  “你……”

  徐小受愣住了。

  一句“你敢”戛然而止,呆呆的看着面前姑娘认认真真的为自己擦拭掉了额上的汗渍。

  怦怦……

  怦怦……

  也不知道是来自谁的心跳声,在“感知”中被无限放大。

  “受到关心,被动值, 1。”

  “受到照顾,被动值, 1。”

  “……”

  信息栏破天荒的展露了温情的一面,徐小受也首度有了想要找话说,却又不知道如何出口的难受。

  “徐小受。”

  鱼知温忽然低低的呼唤。

  徐小受定定望着面前女子,第一次发现这姑娘原来长得真的很好看。

  细柳平眉暖玉展,沫若温情定鼻庭。

  即便是面纱遮蔽了下半部脸颊。

  更哪怕是直接无视掉那双最引人瞩目的星瞳。

  鱼知温的五官搭配,也是一种舒服的极致。

  仅一眼,便是无限温柔。

  “干哈?”

  徐小受挪不开目光了。

  鱼知温拭汗的手微微顿住,唇齿微张,似有些难以启齿。

  她晕红着面色,稍稍挪开了目光,不敢对视,这才脚趾一个用力。

  “徐小受,跟我走吧!”

  咔!

  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受到勾引,被动值, 1。”

  轰!

  徐小受脚一抖,手一个不稳,上方的泥土便是倾泻而下,直接淋得鱼知温变成了鱼吃土。

  “……”

  “受到诅咒,被动值, 1。”

  “受到惦记,被动值, 1。”

  “你勾引我!”徐小受面无感情道。

  鱼知温瞬间一个白眼翻出了天际。

  她没好气得抻长了脖颈,歪着脑袋道:“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等出了白窟,跟我回圣神殿堂?!”

  “天桑郡太小了,中域才是你的舞台。”

  “长时间在种地方,只会浪费了你的天赋!”

  徐小受看着她越发激动的表情,嘴角一撇,“小声一点。”

  “哦。”

  鱼知温也意识到了自己失态了,立刻红着脸回撤一步,贴到了背后泥地上。

  “呼~”

  “吸~”

  坑洞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顶部的轰鸣震响在此刻无比刺耳。

  “怎么说?”

  撇过脑袋,鱼知温不敢对视。

  想到方才那句“你勾引我”,她便是有气难出,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口问道。

  “你真的,只是这个意思吗?”徐小受问道。

  “我……”

  鱼知温一顿,随即头一点:“对。”

  “你犹豫了。”

  徐小受毫不客气道:“你停顿了半息时间,你在骗人。”

  “……”

  “受到诅咒,被动值, 1。”

  “徐小受!”

  “嘘。”

  “……”

  “受到诅咒,被动值, 1。”

  咔咔!

  鱼知温捏紧的拳头突兀的响起了声音。

  二人同时低头,这姑娘急忙将手揪到了背后,嵌入了泥土之中。

  “你想揍我?”

  徐小受脸色不好看了。

  自己辛辛苦苦撑起了一片天地,自己的同胞,竟然不思报答,想要揍人?

  “不。”

  鱼知温脸色再度通红,“我不是。”

  “受到欺骗,被动值, 1。”

  “呵呵,女人!”

  “我……”

  “这就是你的诚意吗?用拳头招揽我?”徐小受冷笑。

  “不是的,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了,我不可能跟你走的。”

  徐小受揣着明白装糊涂,就将这事儿给定性了。

  类似的邀请,他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回了。

  蒙面人,洛雷雷,辛咕咕……

  几乎每一个背后有点势力的人,都想要自己。

  可他徐小受,能怎么回答?

  明面上的各种拒绝都已经尝试过了,每次都不是很好得结果。

  而且有桑老在上头盯着,他还能怎么走?

  无路可走。

  鱼知温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就因为这么一个小拳头,徐小受拒绝了自己。

  “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她抿着下唇,“我认真的。”

  “呵呵,女人。”

  “……”

  “受到诅咒,被动值, 1。”

  累了。

  鱼知温感觉心好累,也没力气给徐小受擦汗了,杵着后壁就撑住了腿弯。

  汗水打湿了后背,一阵冰凉。

  第一次尝到了被拒绝的滋味,说实话,心里很不好受。

  就好像天塌了一般,一切都寂静了的模样。

  “嗯?”

  撑了没多久,鱼知温便是感觉到了不对。

  “真静了?”

  顶上那些个嘈杂的轰鸣声,突然间就给安静了?

  “白骷髅,过去了?”

  她惊讶的问道。

  徐小受同样察觉到不对,“感知”压缩变长,往上方一扫。

  密密麻麻的白骨巨人!

  “没有过去。”

  他吞咽着口水,强自冷静下来,“它们停下了。”

  咯噔一声,鱼知温感觉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停哪?”

  “头上。”

  “它们要干嘛?”

  徐小受没有回应了。

  它们要干啥,我怎么可能知道?

  莫不成,这帮家伙的目的,真就是自己二人?

  可不对劲啊!

  这里二人怎么可能对这些白骷髅有吸引力?

  鱼知温没有这个可能性。

  自己……

  有点!

  但哪怕是有烬照气息,也没有烬照能量核,更没有急支糖浆呀!

  这尼玛,追个屁啊!

  “不对!”

  “它们不是追我们……”

  徐小受豁然瞳孔一缩。

  白骨兽潮来临前,那两拨白骨巨人小队,为何要在此地厮杀?

  巧合吗?

  如果没有这一波兽潮,或许是巧合。

  但此刻……

  “为了宝物!”

  徐小受呼吸瞬间粗重了。

  能吸引白骨小队厮杀,并且引得白骨兽潮来临的,必然是火系至宝!

  那么,至宝何在?

  徐小受“感知”探望着在上方停留的白骨巨人,缓缓闭上了眼睛。

  失策了。

  这些个家伙能在此地停留,至宝,必然也是在此。

  那么,会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