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六十三章 我给你十息时间跑路

作品:我有一身被动技|作者:熬夜吃苹果|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1-01-06 23:45:21|下载:我有一身被动技TXT下载
  “起来了?”

  徐小受挂了电话,眼瞅着那边小碎石堆里头重新爬起来的钟渠,深深吸了一口气。

  “小鱼,跑!”

  喝完这一声,他头也不回,直接拉着反方向,光速遁走。

  鱼知温整个人傻眼了。

  前一刻她还蹲着欣赏徐小受那足以杀人且诛心的唇枪舌剑,忍俊不禁。

  下一秒,她便是被这家伙突然爆发的强悍战力,给惊得无以复加。

  这恐怖的超强爆发,换个人来,得是有第二条命才能撑过去这轮肌肉上的绝对碾压吧!

  问题是,这家伙输出完短暂的这一波,连对方的伤势都不查看一下。

  “跑?”

  “不是应该补刀么?”

  鱼知温挪过脑袋,看向了钟渠的方向。

  一瞬间,她的瞳孔便是骤缩。

  只见浓郁的黑色雾气爆开,刹那天地之间一片森然。

  那四散迸飞的腐蚀之气,连带着钟渠脚下的地面,一接触,也是顷刻消弭。

  “鬼、鬼兽?”

  鱼知温背脊一凉。

  她完全明白徐小受为什么要跑了。

  可这家伙是怎么知道对方是鬼兽的?

  自己的星瞳,甚至都没有发现这个异常。

  徐小受单凭肉眼,就给瞧了出来,这是鬼兽?

  “跑!”

  心里头一个声音在催促着。

  鱼知温不敢怠慢。

  如若是鬼兽,那即便是自己的天机术辅助徐小受,也是铁打的被血虐之局。

  嗖然一声,她便是想要跟上徐小受的步伐。

  结果看到这家伙远去的身影,还插空将手放在屁股之后,对着自己摇了摇。

  “这……”

  鱼知温一下子明白了。

  相对跑?

  “为了我,他一个人拉开鬼兽?”

  这一下,鱼知温百感交集。

  虽然确实只有徐小受对钟渠下手,但毕竟是一个小队,徐小受这种临危时刻还不忘自己生命安全的队友,简直太有安全感了。

  咬了咬牙,鱼知温没有犹豫,瞬间速度爆开,和徐小受背道而驰。

  但只跑了两步,她便停了下来。

  看着那完全无视了自己的钟渠鬼兽,一个劲的往徐小受的方向怼,她瞬间明白了。

  “原来我是多余的。”

  ……

  “怎么只追我?”

  徐小受纠结了。

  钟渠被自己揍完一番后,显然,其体内的鬼兽也被激怒了。

  这一下化身的鬼兽形态,连徐小受“感知”都探不清这家伙的身形。

  那一团黑色雾气,简直是灰雾人的强化版本,顷刻间遮天蔽日。

  “腐蚀人?”

  这特么要是被碰到了,恐怕宗师之身都抵挡不住这等腐蚀之力吧?

  可……

  “为什么只追我?”

  “明明小鱼也是人? 二选一的局面? 一定要落到我头上吗?”

  吐槽归吐槽。

  显然钟渠即便是化身鬼兽,内心里对自己的仇恨依旧存在。

  徐小受也不慌? 他的宗师敏捷不是盖的? 在逃跑这件事情上,早有完全准备。

  然而? 鬼兽形态下的钟渠,移动速度一点都不比徐小受低? 甚至还犹有过之。

  眼瞅着二人一下子从数百丈被拉到十数丈? 徐小受反身屈指一弹。

  “嗖嗖!”

  两颗小火球对着后头的脸砸落,在两声轰鸣声中,钟渠的冲势一滞,二人之间的距离又被拉开。

  “吼!”

  钟渠疯了。

  双目完全赤红的他? 对面前徐小受的仇恨? 那简直是铺天盖日的多。

  这家伙,甚至还在距离堕入死亡深渊的前一刻,还有心情用这破手段来调戏自己?

  “轰轰!”

  又是两声炸响,钟渠再度被掀飞。

  明明对自己来说,根本是无关痛痒的爆破? 但是这爆破的推力,却是像徐小受的口舌一般? 如此烦人。

  “吼!!!”

  他再度仰天怒吼。

  伴随这一声咆哮,虚空阵阵扭曲? 竟然开始全面渗出了黑雾。

  徐小受惊了。

  前一刻他还在暗喜自己的手段有效,应该用不着“一步登天”? 可以节省灵元防止意外发生。

  下一秒? 这货就开启了aoe伤害?

  “麻蛋? 红衣这支援速度,也太慢了吧,这特么到时候过来收尸,都赶不上热乎的。”

  “嗤嗤~”

  肌肉受到黑雾的腐蚀。

  果不其然,阵痛袭来,连带着宗师之身那有如钢铁般的身躯,也是开始糜烂。

  “受到攻击,被动值, 1。”

  “受到攻击,被动值, 1。”

  “……”

  信息栏快速刷屏,徐小受知晓不能托大了。

  他必须坚持到红衣赶来。

  随手掏出一把丹药,直接一口闷。

  “一步登天!”

  体内灵元顷刻见底,然而虚空波纹开后,徐小受的身影骤然不见。

  “嘶——”

  钟渠怔了一下。

  目标,突然消失了?

  “还在!”

  强大的猎人感知能力,使得他一下子发现了瞬移离开黑雾范畴,但依旧躲不开王座扫视的徐小受。

  “你跑不了!”

  低沉的声音从钟渠口中发出。

  显然,在这一刻,鬼兽腐蚀人已经完全接管了钟渠的身体。

  “跑?”

  徐小受弓腰低眉,双手持握藏苦,悬于腰左,颔首自语道:“我像是那种会跑的人吗?”

  蓦然抬手,黑雾人在那翻涌的腐蚀雾气之中,极速逼近。

  五百丈!

  三百丈!

  百丈!

  五十!

  三十……

  就在双方即便碰面交集之时,漫天宗师剑意赫然惊响。

  “轰!”

  一道白色剑气自钟渠身上爆开,仅仅只停顿了这家伙不到零点一毫秒的时间,然而徐小受,已然拔剑。

  “死!”

  咻然一声,剑拨天云,气压万古。

  遮天蔽日的灰黑腐蚀雾气之中,蓦然惊现一剑霜寒,声动九天。

  像是有一道虚空裂口豁的出现在即将交碰的二人当口处,翻涌的黑雾直接被反吸而过,直逼中点。

  而那剑光,怼着钟渠的腿至脸,反撩而上。

  “轰!”

  数里之外的大地直接被剑势激得炸飞。

  随后才是钟渠脸接剑念的之后,被一分为二!

  “哈?”

  远处观战的鱼知温直接懵圈了。

  这战况,简直是出人预料的惊天大反转。

  刚刚才声势逼人的钟渠鬼兽,在一波大范围的腐蚀黑雾之后,用身体,接下了徐小受的剑?

  “不对,这家伙,根本不知道他面前的人,其实是个剑客?!”

  这一下,鱼知温心头莫名涌现的狂喜,简直不比她亲自宰了鬼兽少上一丁半点。

  徐小受,赢了?

  ……

  “一剑?”

  徐小受同样看着从自己身侧崩飞往后的两截身躯麻木了。

  他知道邋遢大叔的剑念有多强。

  那是在守夜已经有所戒备之下,仍旧能强行斩出那家伙一脸血的一式攻击。

  但他万万没想到,如果是用来偷袭,这一式剑招,竟能让自己当场反败为胜?

  “咻!”

  心头喜悦涌上,还没来得及多思,那斩出去的剑念,就有如恋家的儿。

  果不其然的,再次飞来,斩入了徐小受的躯体之中。

  “噗!”

  一口血喷出,徐小受甚至被直接轰退了好几步。

  如果可以,他多么想要这破玩意因为自己用的次数多了,逐渐消耗,继而有一天可以消失。

  但这剑念,却在自己一次次“观剑”之下,威力更甚。

  随之而来……

  更加恋家!

  “也行,如果能有一击必杀的威力的话,既然排斥无用,索性接受。”

  见识过这剑念的威力之后,徐小受觉着他完全可以接受这东西在自己气海中的存在了。

  再不济,要想把这玩意搞走,估摸着也要自己的实力,达到可以比肩那邋遢大叔的地步吧!

  “一剑,鬼兽没了……”

  雷声大雨点小的一波战斗,将徐小受整个人搞得提心吊胆,结局却又如此荒唐。

  他方想要看向鱼知温的方向,前去报喜。

  “受到注视,被动值, 1。”

  这一下,浑身鸡皮疙瘩瞬间立起。

  徐小受灵念看不到,但是“感知”,模模糊糊的看着那化身两截的钟渠,在洒了一大片血之后,完全消散。

  再而,虚天之上,缓缓走出了另一个钟渠。

  “分身?”

  “替身术?”

  “还是瞬移?”

  徐小受惊恐了。

  既然是“注视”,那就说明这家伙看了自己有一段时间了。

  但是他方才又明明已经死在自己剑下……

  “所以,打空了?”

  “嘶粲粲粲……”

  一道诡异的低笑声从背后传来,徐小受一下子明白了,这家伙是方才被自己戏耍了之后,想要耍回来!

  如此幼稚的想法本不该出现在对敌人的判断之中。

  但是徐小受却又觉着,这一波推测,如果是依照钟渠的性格来看的话,决计没错!

  他强自冷静下来。

  不出意外的话,自己一个转身,也许随后面临的,便是对方那蓄力已久的一记绝杀。

  说什么,也不能动!

  强行按捺住惊恐的心,慌张的魂,徐小受轻轻舒气,用一种十分平淡的语气,缓速说道:“好玩吗?”

  “额?”

  后头那个诡异笑声一下子噎住了,不可置信道:“你早就发现了我?”

  “受到怀疑,被动值, 1。”

  稳了。

  只要对面肯说话,自己就有机会!

  徐小受探了一下气海,“一步登天”过后,他的灵元直接见底,余下的这点,还是丹药及时补充回来的。

  所以此刻,自己根本无法瞬移。

  徐徐将剑收归入鞘,徐小受直起了腰板,轻轻拨了一下散乱的刘海。

  “这不显而易见么?”

  他这才缓缓转身,望向了对头那一张根本看不清的脸,只有浓厚黑雾的人影。

  视线下移。

  果然,一股子散发着浓郁死亡味道的黑色能量压缩着。

  只要它释放,徐小受估摸着,自己可能真没有多少机会扛得住了。

  但他不虚,只缓缓说道:“死到临头了,还妄图挣扎?”

  “嘶粲粲粲……”

  对面被逗乐了,两道猩红目光自黑雾中透出,怪笑着道:“小子,你真不会以为你的攻击,能对我造成有效伤害吧?”

  徐小受没有回话。

  瞳孔微微放大,焦距定到远处,视线便是落到了腐蚀人的身后方。

  他微微一个欠身。

  “红衣前辈,该您出手了。”

  嚯!

  这一下,哪怕是用肉眼都能清晰看到,面前这团黑雾十分明显的哆嗦了一下。

  紧接着,腐蚀人光速转身,甚至连思考都来不及,手上那团黑色的能量便是当头扔去。

  “写影天残!”

  压缩的黑色能量球在虚空推开了一道黑线,随后在到达至高点后,猛然炸开。

  “轰!”

  那有如黑幽莲般盛放的黑色能量球,仅仅只有昙花一现。

  下一秒,便是扯着周遭虚空万物,连带着空间碎片,再往里头收缩。

  “嗤嗤~”

  没有爆发,没有轰鸣。

  只有几道嗤响。

  那些个被拉扯入黑色能量球的万物,直接当场堙灭,连渣都没有剩下,便是顺着空间碎流,不翼而飞。

  “没人?”

  万物确实都被堙灭了。

  但是万物,除了碎石碎草碎木,根本没有人影牵扯其中。

  腐蚀人怔住了。

  包裹全身的黑雾剧烈震颤起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徐小受骗了!

  “吼!”

  一声疯狂似的嘶吼,腐蚀人的身躯猛然臌胀,直接从黑雾中透出。

  完全非人的狰狞形态,第一次暴露在这天地之间。

  十丈身躯,狮头人身,狰狞牛角,四爪四足。

  那魔液一般的黑色液滴,顺着腐蚀人暗红色的幽冥之铠,缓缓滴落,在大地之中直接渗入,蚀开无数深孔。

  然而,即便是如此遮天蔽日的身形,也依旧掩盖不了其因为压抑不住愤怒而颤抖的躯体。

  连带着大地,都因为其晃颤的动作,而频频震动。

  “你骗我!!”

  转头俯身便是一记咆哮。

  轰然一声炸响,大地再度被崩裂,碎石乱飞。

  然而徐小受,已经不见踪影。

  “跑、跑了?”

  腐蚀人只觉智商再度遭遇碾压。

  自己竟然被这家伙喝住,杯弓蛇影的用那足以必杀徐小受的“写影天残”,去抵挡根本不存在的红衣的攻击。

  再回头,这货跑了?

  “嘶粲粲粲……”

  腐蚀人仰天大笑。

  是啊!

  他怎么可能会不跑呢?

  他是骗人的,根本就不可能打得动自己。

  不跑,等死么?

  然而!

  “跑得掉么?”

  看着似乎已经完全消失在视线边界的那道身影。

  腐蚀人四爪一抬,那方才仅仅覆盖了几百丈的黑雾天地,瞬间扩张到了几里之地。

  一下子,徐小受无所遁形!

  “黑冥天地,空遁。”

  嗖然一声,原地留下一个还在狂笑的身影,腐蚀人的真身,已然出现在徐小受的上空。

  界域,无所不能!

  ……

  “受到攻击,被动值, 1。”

  “受到攻击,被动值, 1。”

  “……”

  信息栏疯狂刷屏。

  徐小受停下了脚步。

  感受着身体上传来的剧烈腐蚀之力,他的肌肉在快速消融。

  “这才是拥有神智的鬼兽的……真正实力吗?”

  徐小受苦笑。

  他觉着自己对鬼兽的认知,因为一些个特殊的缘故,出现了偏差。

  第一次,灰雾人被天玄门小世界压制,他最多能感受到的,只有超过了宗师一点点的力量。

  第二次,辛咕咕化身的鬼兽形态,根本没有意识,只有莽力在击打。

  而对手,是张太楹背后的虚像。

  最后这虚像,又被阿戒一脚踢碎。

  所以,徐小受觉着自己行了。

  对上鬼兽,说虚是虚。

  但内心里觉着,真要打起来,凭借一身被动技,外加强悍剑念。

  即便输了,跑,应该也没有大问题。

  “失策了。”

  “这完全不是我一个区区先天,可以去染指的东西!”

  诚然,桑老给的信封中,说了“白窟,没有规则”。

  但这一句话,并不仅仅只是给自己的。

  鬼兽,在这里,同样没有压制!

  而失去了世界之力压制,又有着清醒神智的鬼兽,其实力,根本就不是一加一那般计算的。

  这特么随手一个招式,都是必杀啊!

  “跑?”

  腐蚀人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瞬移到了徐小受的身前。

  他冷眼面前直接定住的人,身躯陡然一晃,再度凝成了另一个腐蚀人。

  “跑?”

  两个腐蚀人看着徐小受,再度一晃,化作四个。

  “跑?你跑啊!”

  “嘶粲粲粲……你倒是跑啊!”

  “今天你哪怕长了四条腿,你哪怕会瞬移,你跑啊!”

  “你跑得出我的界域么?”

  四个腐蚀人状若疯魔的俯身咆哮着。

  徐小受的身躯瞬间被哮得裂开。

  腐蚀之力无时不刻都在降低着他的防御,即便有“生生不息”,他也扛不住对方那完全超乎了王座的力量。

  这一声,根本无从遁形。

  咬咬牙,徐小受不语。

  他认栽了。

  散漫的金色光点从身躯之中炸开。

  徐小受掏出了青铜雕片,缓缓摇头。

  “不跑。”

  “嘶粲粲粲,来,有什么底牌,上!”

  腐蚀人直起了身子,根本不惧徐小受的小动作。

  四个正义巨像般庞大的身躯,东南西北坐落,围着里头那个蝼蚁一般的身影,猖狂笑道:

  “你不是肉身很强,可以把我当皮球踢吗?”

  “你来啊,再试试!”

  徐小受沉默了。

  他知道,即便是化身“狂暴巨人”,以他现在的实力,充其量能到三丈,已然不错。

  这个时候,跳起来,应该也就能摸到对方的膝盖了吧?

  握着青铜雕片,徐小受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说实话,不恐惧死亡,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再怎么恐惧,气势上,不能输。

  他扬起头颅,再微微后仰身子,这才看到了对方的脸,纠正道:“你说错了,我方才踢的,不是皮球,是足球。

  “嗯?”

  即便是一个鼻音,也是将此刻肌肉完全溃烂的徐小受震得神智恍惚。

  腐蚀人似乎十分享受这种缓慢将最厌恶的敌人熬烂、熬死的过程。

  他嗤嗤冷笑了两声,诡笑道:“你不是有丹药么?吃啊,补啊,你的身躯,快要烂透了,再不吃,你的所有东西,都没有机会享受了。”

  “哦,对了,还有你的小女友是吧?”

  四个壮硕的头颅齐齐扭动,看向了极远处完全脱离了战场的鱼知温。

  “放心,你死之后,她的下场,不会比你更好。”

  徐小受紧了紧手上的青铜雕片。

  对方下意识便是将头扭了过来。

  “你的底牌?”

  “用啊!”

  “呼……”徐小受根本不受激,径直将青铜雕片收了起来。

  “怎么?”

  “不用了?”

  “放弃挣扎?”

  “嘶粲粲粲……”

  腐蚀人的怪笑声分贝直接拔高了:“活着,果然还是受罪吧!享受死亡的快感,也是十分愉悦的吧?”

  “还好。”

  徐小受提着的心落定。

  将青铜雕片放下,也仅仅只是因为,用不到了。

  “红衣前辈,该您出手了。”

  他再度将视线聚焦在其中一个腐蚀人的身后,微微躬身道。

  “啊粲粲粲,同样的招式,你还想用第二遍?”

  腐蚀人根本不上当了。

  四个人,十六只爪子同时举起,头顶一颗黑色的能量珠瞬间成型。

  徐小受的话,提醒了他。

  方才放空了的一招,最终还是要落到这家伙的头上。

  “天残……”

  “黑冥?”

  一道略微沙哑的声音,轻轻的从战局之后传来。

  这一下,虚空震颤的能量珠不动了。

  黑雾停止翻涌了。

  腐蚀人的身形,完全僵住了。

  就连因为战局打出来的空旷场地引来的徐徐风声,都被无限放大,变得刺耳了。

  “咔咔。”

  其中一个腐蚀人扭头,别过脑袋,愣是没看到有人。

  直到对面的另一个腐蚀人想起什么似得偏过了身子,那道令人惊惧的身影,才出现在了面前。

  一袭红衣。

  风声一阵。

  无他。

  守夜凭空而立,甚至手无寸铁,就这般赤手站着。

  天地间翻涌的黑色雾气根本伤不到他,甚至连碰都没碰着。

  仿若这个人,从亘古便是立在此地,和天道,和这一片白窟世界,完全融合,谁也探测不到。

  “嘶、”

  “粲、”

  “粲粲。”

  “守夜人?”

  腐蚀人黑冥似乎话音都不顺了。

  他看着面前这一袭红衣,甚至可能都看不见如此渺小的身躯,自己,却已经开始颤抖了。

  轰轰!

  大地震响,黑冥后撤两步,将徐小受挡在了身后。

  “我有人质……”

  守夜冷冷的扫了徐小受一眼,这家伙半点人质的觉悟都没有,甚至还在嬉笑着看着自己。

  他一点都不担忧的吗?

  还是说,这家伙,对自己,如此放心?

  但哪怕是徐小受放心,他也不能对这个可能继承自己衣钵的青年,视而不见。

  “放过他,我给你十息时间跑路。”

  “不可能!”

  黑冥嘶声叫着,作势便要将手上的黑色能量珠扔下。

  守夜巍然不动,完全漠视,只淡淡的竖起了一根手指。

  “十……”

  嗖!

  这一瞬,连黑色能量珠都不要了。

  四个腐蚀人分作四边,直接往四个方向飚射而去,瞬息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