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自由挑战赛

作品:绝代神龙|作者:羽辰|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3 17:45:53|下载:绝代神龙TXT下载
  <table class="zhaablebody">

  <tbody>

  <tr style="height: 78%;vertical-align: middle;">

  绝代神龙

  </td>

  </tr>

  <tr style="height: 17%;vertical-align: bottom;">

  本书由神起网(得间)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td>

  </tr>

  </tbody>

  </table>

  欧洲,卡洛斯,号称不夜王城。

  繁华的商业和旅游业催生了巨大的流动人口利益链,24小时都人潮汹涌的国际机场地下,掩盖着全世界最大的黑拳赛场。

  几乎每天晚上,如同足球场大小的封闭场地中都挤满了数以万计的观众,蹦跳着,嘶嚎着,看场地正中央那几米见方的笼子里的拳手斗兽一样的厮打,挥洒着血与汗。

  比赛规则少得可怜,只要不用武器,怎么打都行,没有任何忌讳。而每一次的比赛,往往都以一方残忍重伤或杀死另一方告终。

  此刻,台上也打得正在激烈档口。一名两米多高的黑人壮汉,满身遒劲的肌肉,正挥舞着他那几乎排球大小的拳头,发疯似的向前挥去。

  他的对手,一个亚洲人,虽也浑身结实,但在他面前,却如同孩童之于成人一般,正节节败退。

  两个人身上都见了血,气喘如牛,看来已经僵持了一段时间。如果离得足够近,就可以看到那亚裔选手目光涣散,没有焦距,仿佛在忍受着某种痛苦。

  从刚才开始,他就感觉有些头疼,意识和视线都变得模糊,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常年在江湖上混的地下拳手自然意识到,这是被下药了,而且还是那种赛后很难检测出来的那种。

  于是原本胜券在握的比赛,现在成了一边倒的战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很快就会分出胜负。

  “干死他!把他大卸八块!”

  “杀了他!杀了这只猴子!”

  观众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黑人选手的拳头也愈发狂暴。亚裔拳手终于一个没躲开,被一记重拳打在护头的手臂上。

  伤痕累累的臂骨支撑不住顿时断裂,人也禁不住惨呼一声,被巨大的力量打飞了出去,狠狠撞到了边缘的铁丝网上,又无力滚落在地。

  “投降啊!你小子真不要命了!?”经纪人在笼子外对着他耳边大吼着,“你今天没有胜算了,快投降——!”

  但亚裔选手躺在地上,神志都快不清醒了,还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

  打这种黑拳赛,分出胜负只有两种途径:一是选手主动以举手或口头的方式认输;二就是一方将另一方杀死。

  通常,比赛都是以后一种方式结束,因为这些精通人体结构的选手们,往往会一早就攻击对方的肢体喉咙,使其无法认输,比赛不死不休。

  这名亚裔选手,双臂早已被打折,但还能说话。

  只是,他不想认输而已。

  他知道他不仅仅代表着自己,代表着自己的队伍,还代表了自己的肤色和人种。曾做过军人的血性让他宁可被杀,也不会投降。

  在观众兴奋的呼喝、经纪人扼腕的大叹之中,黑人拳手已经踏上前来。

  他看着已经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对手,抬起硕大的黑脚,猛的踏在亚裔选手的胸膛,踩得胸腔肋骨嘎吱作响。随即弯下身,用仿佛看垃圾一样的眼神冷笑着低声道,“你不该来这……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黄皮猴子。”

  亚裔选手痛哼一声,双臂已无力抬起,只是瞪着对方的通红双眼,依然没有示弱。

  “我给你个机会吧。你要是对我求饶,我就饶你一命,怎么样?”黑人拳手嘿嘿笑着,竖起拇指,指向地面方向,“爬起来,跪下,对我求饶。”

  然而回应他的,是亚裔选手朝他脸上吐出的血沫。

  “找死!”黑人选手被这么一激,暴虐之心顿起。他也没了玩弄对手的耐性,当即拳头高高扬起,朝着头部就要给其致命一击。

  这一拳借着重力之势,何止千斤,若是在脑袋上砸实了,恐怕当场就得开瓢,人必死无疑!

  然就在这时,赛场入口处的大门猛的被人从外面推开。坐在门口两侧的观众只觉一阵风吹过,就见一样东西飞向了格斗台,竟穿过了笼子铁丝网的缝隙,精准打在了黑人落下的拳头上。

  “啪!”

  那东西拍击拳头的声音,被安装在格斗台上的麦克风放大,清晰的落在了每一个观众的耳中。然后他们就看到,那黑人硕大的拳头竟被打得偏离了原本路线,最后狠狠砸在了亚裔拳手脑袋旁的地面上。

  “轰——”的一声,由钢管支撑,绝对硬实的多层材料地板,居然被这一拳打得凹了下去,产生了丝丝裂痕。而这时,观众们才发觉,有一个外来者已经穿过了百米长的狭窄过道,来到了台边。

  这人看起来二十多岁,也是亚裔,与台上那个年龄相当。他牛仔裤配黑T恤,一手拖着拉杆箱,脖子上还套着U型枕,很明显是刚从飞机上下来,还未出机场就直接来到了这里。

  刚刚那个打到黑人拳头上的东西,就是他扔出来的。

  “咦?我的发卡……”门口处的一个女观众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刚还在的呀……”

  见有外力介入,裁判立刻吹了暂停。“FU*K THE BI**H!是谁——!?”黑人拳手大叫着扭过头来,瞪着干扰他获胜的人,眼里几乎喷出火。

  几名保安围了上来,观众们也因为关键时刻的比赛被搅了局,纷纷喝骂着,手里的矿泉水瓶,食品包装之类的都砸了过来。

  来人却没有管这些,只是径自对倒在台上的亚裔选手道,“豹子,认输。”

  听到这个声音,用家乡语言说出的自己的名字,被称为豹子的亚裔选手浑身一震。他勉强睁开眼,艰难的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用沙哑的声音道,“峰哥……是林峰吗?”

  来者笑了笑,“傻小子,被人暗算了还在这逞英雄?赶紧给老子滚下来,剩下的我来处理。等你伤好了以后,身体全盛的状态下,爱怎么玩鬼才管你。”

  听到这话,豹子鼻子一酸,有种想哭的冲动,仿佛受尽了委屈的孩子终于遇见了亲人。他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能见到峰哥,更没想到会是在这里的绝境之时,他突然出现,把自己救了下来。

  豹子本名梁豹,认识林峰已经有接近20年了。他所知道的林峰,永远是站在巅峰的人物。

  无论是小时候在村子里的孩子王,还是年少时被选中成为国家绝密特种部队“天宫”的精英受训成员,怎样魔鬼般的训练都无法摧垮他的身体与意志。

  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与其他90%的受训成员被淘汰下来以后,林峰依然一路昂扬前行,披荆斩棘,最终成为了天宫正式队员“二十八星宿”之上的,最明亮的那一颗星。

  在经历过无数危险的海外任务,天下太平之后,潜龙入海,大隐于市,只待国家需要之时,再度出征。

  林峰休假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动用自己的情报网查询当年好友的下落,该帮忙的帮忙,该叙旧的叙旧。可当他得知梁豹的现状时,同时也查到他今晚对手要进行的龌龊事,这才匆匆赶来。

  梁豹即便不知道林峰为什么出现,也始终信任着这个大哥。经过刚才这些,他也冷静了许多,对裁判说了些什么,裁判立即示意比赛结束,黑人拳手获胜。

  观众席上当场就炸了锅。虽然他们也看出来黑人选手必定会赢,可好端端的刺激结局没看到,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他们来这儿,可是要看血腥战斗的,而不是只要一个结果。

  但还没等他们做出更激进的行为,裁判紧接着又大声宣布,这位刚刚进来的男子,要以新的挑战者的身份,将比赛继续进行下去!

  观众哗然,立刻嗡嗡的议论起来。虽然今天的确是号称“谁都可以上”的自由挑战赛,但也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行的呀?

  瞧瞧这个乡巴佬,一副邋里邋遢刚从飞机上下来的样子,耍谁呢?他们可是花了钱的!

  一直在待命的医疗队进入笼子,将梁豹抬了出来。他被固定在担架上,路过林峰的时候,嘴巴动了动,有千言万语想说,最后却只是低声道,“峰哥,别让他们瞧不起华夏人……”

  林峰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虽然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梁豹浑身浴血的模样深深刺痛了他的双眼。从手臂中戳出来的半截白骨,仅外表看起来都触目惊心,更不用说身体里断了多少根骨头,内伤有多严重。

  自小就一起长大的兄弟,更是曾经一起受训的战友,当年因为忍不住对黑恶势力出手而暴露,犯了纪律被处分,生存没有着落之下才来这异国他乡的地下拳场搏命。

  在格斗场上,若是技不如人也便罢了,但偏偏是被阴招陷害。

  对手残忍的打法,造成了几乎不可挽回的伤害,林峰心里知道,就算是花大价钱,被高超的医疗技术救回来不落下残疾,梁豹恐怕以后一辈子都无法再进行任何激烈运动了。

  而这件下作事,就是现在台上这对家,伙同几个同样今晚一会要参赛的选手干的。

  他要让这等小人,十倍偿还。

  一群身着礼服的工作人员紧急跑了过来,其中为首一人道,“这位先生,您是要参加自由挑战赛吗?”

  “不错。”林峰道。

  “那请您随我们来办一下手续,缴纳一万美金的手续费,然后在等候室稍后,等轮到您的时候,我们会……”

  “我现在就要打——和他。”林峰却打断对方,指了指还站在台上的黑人选手。

  工作人员面露难色,“先生,这个原则上是不能插队的。如果要插队的话,您不仅要按排队人次缴纳N×10倍的费用,而且积分也会降低……”

  “积分无所谓。”林峰从裤兜里掏出了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卡扔过去,“需要多少,你拿去扣就是。手续什么的,就等一会我出来了再办吧——用不了多久的。”

  说着,他把自己的行李箱放到一边,摘下脖子上的枕头挂在拉杆上,也不用手撑,轻轻一跃,便灵巧的钻进了笼子。